我要投稿

修改比特币总量2100万辟谣 从未有人讨论过这事

牛迅网
本不想浪费时间写这篇文章,奈何谣言越传越凶,我相信哪怕是中本聪本人提出这一建议,也会被比特币社区扫地出门。

原本只是竞争币(以太坊)社区的一名参与者在中本聪圆桌会议提出的一个建议(修改比特币2100万BTC的总量上限),被BCH大本营bitcoin.com报道后,便被中国社区的部分人曲解为比特币开发团队core提议修改比特币总量。

比特币

笔者本不想浪费时间写这篇文章,奈何谣言越传越凶,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还煞有介事地表示,比特币将来会停止减半,出于他承认自己会定投比特币,我有理由认为他说的这些内容是值得质疑的。

实际上,历史已证明,任何人敢提议修改比特币的上限,或者修改减半规则,无论其曾为比特币作出了多少贡献,都会被比特币社区视为敌人,因为这触犯了多数参与者的利益,我相信哪怕是中本聪本人提出这一建议,也会被比特币社区扫地出门。

再来一一回应江卓尔的说法,他写道:“Core要停止减半这计划,我之前就知道了,当时只是感慨,Core还真敢挑战这种史诗级任务。不过Core还是在坚定地一步步执行下去,例如在Grin上实验永不减半,和最近中本聪圆桌会议上抛出的讨论(终于开始动手了[笑而不语]),还很聪明地找了个外面的开发者来引爆。”

抱歉,中本聪圆桌会议上没人讨论取消减半这事,这名外面的开发者也只是建议:一旦比特币的手续费不足以维持矿工开销,可考虑轻微的通胀策略。这和取消减半完全是两回事,就连这名开发者也看不下去了,他在twitter上写道:“中国比特币社区有人能纠正他吗?无论是大问题还是诽谤,我都特别喜欢人们认为我自称是一名比特币core开发者。”

比特币

然后江又写道:

“2、停止减半这事,在逻辑上有其内在合理性,都是为了Core的最高理想——抗审核性服务。Core要抗审核,所以要小区块(能在树莓派上跑),所以反对扩容(需要高性能节点)。

既然小区块,那矿工总交易笔数就有天花板,而每笔交易收入也有天花板,例如几百块(再高用户就会选择离链交易、第二层网络等替代方案),所以矿工(去掉初始币奖励后)手续费上的收入其实很小。

矿工收入小,也就意味着矿业总规模小,攻击者51%攻击成本小。以后【比特币市值】/【矿业总规模】大到一定程度,就必然有人选择先做空,然后花点小钱51%攻击的办法来获利。甚至矿业资本都可能有这种内在动机:我攻击一次,能获得矿机变废铁10倍,100倍的收益,为什么不干?

而Core又坚定选择POW,那就只剩下增加矿工收入这条路了——也就是不减半。”

既然江总认为不减半的规则是符合逻辑的,那便是承认grin的经济模型是对的咯,那为什么grin的经济模型又被那么多人喷,似乎没有多少人看好这种经济模型?为何Core开发者要为了矿工而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会被骂成屎)?关于这一条,更合理的解释是,江总是在抱怨Core不扩容的做法。

比特币

最后,江写道:

“3、抗审核性至上,还是用户数至上,这是个路线问题。而一旦选择了抗审核性至上,选择了不扩容,那停止减半(或改POW为POS)也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要不,你给个矿业规模过小的解决方案?

不减半是一个需要长期博弈的议题(不是这次2020年减半)。Core的意志一直都很坚定,2013年时,谁能想到Core最后真的能不扩容成功?但Core在长达几年的争论里,就是一点一点、毫不让步地把局面扳了回来。并且,这次矿工还从敌人变盟友了。”

相比扩容,停止减半、改POW为POS这类脑残提案无异于自爆,我相信扩容最终是会实现的,这也是闪电网络这类L2网络发展所需要的,不明白的是,一件事的解决方案A难度为1,江总却偏要选择难度为10方案B的逻辑,而且还要被人人骂?

所以,江总写这篇文章,表面上是说比特币要修改总量,但我相信他其实更想表达的是希望Core能扩容。

笔者认为,相比这些无益的撕逼,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比特币的技术发展,例如保密交易(CT)技术、闪电网络(LN)、Taproot、Schnorr签名、防弹证明(Bulletproofs)等。

最后,希望江总还是好好地给大家科普吧,别瞎带节奏了。

更新:附上core现任首席维护者Wladimir van der Laan的回复:“这是胡扯,可悲的是,这是必须要说明白的,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提议改变比特币的货币政策。如果软件自称是‘bitcoin core’提出了这一点,我建议您运行无此更改项的软件,因为它已经被破坏了。”

洗洗睡吧。

(文/洒脱喜)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推荐

利益面前 谁都可以扮演比特币之父中本聪

区块链成为留学热词之一 多所高校都设立区块链专业

在区块链监管暂时缺位情况下 央媒就是一盏指路明灯

2019年区块链有哪些小趋势?这7点不妨了解一下

区块链不是传销 目前已用于苹果身份信息溯源

90后区块链创业者的命运:从零起步 再回归到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