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00后进场比特币 比特币究竟有什么魅力?

牛迅网
半年前,整个比特币圈还处在冰封状态,4月初的反弹宛如吹响了号角,直到“五月攻势”来临,比特币圈又躁动起来,财富效应下,玩家似乎重拾信仰。

半年前,整个比特币圈还处在冰封状态,4月初的反弹宛如吹响了号角,直到“五月攻势”来临,比特币圈又躁动起来,财富效应下,玩家似乎重拾信仰。

比特币究竟有什么魅力

“感觉币圈的春天要来了,谁在币乎玩?互粉下。”当比特币价格突破7000美元后,天宇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

币乎是区块链信息的垂直社区平台,这里聚集了不少比特币玩家。虽然开始投身币圈,但天宇直言自己多年以来只是一位不动声色的旁观者。

早在2013年,天宇供职于国内某安全杀毒软件公司,在一沓沓厚厚的病毒分析报告里,他看到了比特币用于交易的场景。“它们最早用于贩毒、敲诈、勒索等黑色产业。”彼时在反病毒行业从业者的认知里,比特币是“一种极不正常的存在”,但很多人觉得有用。

在为公众所熟知的暗网交易网站“丝绸之路”上,交易只接受比特币,以此规避银行和政府的监管。“暗网交易都采用比特币,当时价格也就几美金,没什么价值。”

不过,最近比特币币价一再突破近期高位,让天宇再次感慨错过了通往财富的时机。进入今年5月份以来,比特币迎来了过山车式的涨跌,先是突破8000美元,很快跌破6200美元,再次回落至8000美元。5月31日凌晨,比特币短暂突破9000美元后,又在15分钟后迅速回落,截止中午11点58分,报价8276美元。

过山车式的起落,在外界纷纷讨论“牛市是否到来”时,比特币资深玩家刘明和唐振却表现得云淡风轻,比特币的每一轮涨跌在他们看来都是正常状态。如果将炒比特币比作一场战争,他们自诩不计较小城池得失的将领,只看大盘形势、不轻易交易、长线操作是他们玩币的三大原则。

早年接触比特币时,刘明和唐振为其自带的新奇感和科技感所吸引,他们笃定“这是有价值的东西”,也坚持着某种如宗教一般的信仰。二人先后于2013年、2015年进入币圈,经历了几年的涨跌起伏后,他们还畅谈着所谓的比特币信仰,“玩比特币的人是很有信仰的,除了比特币,谁都不信。”唐振说。

比特币究竟有什么魅力

“那时比现在还疯狂”

“我一直都是一个旁观者,只关心跟病毒、安全相关的东西。别人炒币,我也不懂,等我真正明白了,已经到了2017年下半年,那时比特币热起来了,也是比特币价格最疯狂的时候。”天宇回忆道。

尽管比特币在2009年就面世,但真正经历暴涨则发生于2017年,这一年甚至被业内人士称之为“比特币之年”,仅2017年比特币全年涨幅达到了1900%。而这一年的疯狂涨势也和两件大事分不开,一是比特币的“硬分叉”,二是当年9月4日,央行宣布将ICO定性为非法金融活动,暂停国内一切比特币交易。

天宇回忆道,当时比特币疯狂的一个标志是币圈红包群的兴起,最热闹的是活跃于2017年岁末、2018年初的“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该群一度曾聚集了蔡文胜、徐小平、沈南鹏、陈伟星等大佬。

“币圈越是火爆,大佬们发的红包越大。”被拉进群且只是作为旁观者的天宇曾在“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抢到不少红包,最高数额达到200元,不过活跃了几个月后,红包数量越来越少,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比特币价格的“寒冬来临”。后来由于群内有人不停地发广告,2018年9月,天宇退群,成为群外的币圈旁观者。

最近一些币圈的微信群再次出现顶格红包,天宇有点按捺不住了,活跃于币乎等平台,开始深入研究币价和交易。他笑称,在币价反弹过热的节点,一方面自己不能再错失时机,另一方面,理智告诉他不能投入过多,“也就打算拿几千块钱玩玩一些小币种,不会沉迷其中”。

此时并非比特币交易最疯狂的时候,这在刘明看来,热度被一些山寨币的炒作分散了。天宇和比特币擦肩而过的早几年,才是炒比特币最疯狂的时期,也是刘明和唐振allin的时候。“当时的疯狂程度,某种意义上,我感觉比现在还疯狂,当时全国可能有几十万人甚至一两百万人,全都在炒一个比特币。”刘明说。

2013年,暗网丝绸之路被封,导致比特币价格下跌20%,刘明听币圈里的朋友说,这20%只要两个星期就能赚回来。他细想了一番,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投资。当年10月,比特币价格在700元上下时,他决定投入10000元。一个月后,币价涨了十倍,加上一些杠杆操作,刘明赚了100多万。

他并未打算就此收手,但也没再继续加大,决定“用这100多万在里面慢慢炒”。在仔细研读了比特币白皮书后,刘明开始对比特币有了一种类似于宗教般的信仰——“比特币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

同样有此信仰的唐振则在2015年第一次参与了比特币交易,“那时候比特币还很便宜,最低价在700元左右,当时我入手了100个比特币”。

随后,仅2016年这一年,唐振将手头上的100个比特币卖出又买入,来来回回交易了多次,期间虽然也被套了一些,但他手上比特币的整体数量又在原来基础上增加了100个。

到2017年年底,币价涨到1万多美金时,唐振感到十分惊诧,“我连做梦都没想到,它能涨到那么高”。而在这两年里,他几乎处于24小时盯盘状态,“搞我们这行的人,基本上都是两三点不睡觉,我每天清晨五六点钟才睡,下午起来继续盯”。

比特币究竟有什么魅力

说不清道不明的信仰

若问,比特币究竟有什么魅力?

币圈的人除了会滔滔不绝地讲比特币的“点对点”、“去中心化”、“分布式”、中本聪的思想框架体系以及背后的区块链技术云云之外,他们无一例外地提及“信仰”一词。至于具体的信仰是什么,他们自己也很难讲得清楚,那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一位早年接触比特币交易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早期参与比特币交易的人多为一些无政府主义者、极客等,他们普遍崇尚“比特币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在圈内他们被称为“比特币的原教旨主义者”。后来随着普罗大众、无信仰的人群加入比特币交易甚至炒作,这部分有着“原教旨主义”信仰的人群正被不断稀释。

而后加入的自称有比特币“信仰”的人眼里,比特币更像是“因信而有”的存在。“虚拟的东西你看不见、摸不着,但它一样值钱。每一个信仰比特币的人都是因为财富,它(比特币)从零开始,经过这么多年的长途跋涉后,能够达到15万人民币,你说大家信不信?”唐振笑着说。

在唐振的投资规划里,比特币占到其所有投资的50%,在交易所他曾被套过,也曾在2017年比特币价格高位时卖出过30个比特币,这让他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摸到了财富,令他更加笃定“比特币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多番交易之后,唐振现在拥有50个比特币,他感到很知足,“我有50个,那我就够了”。现在他不用像过去一样24小时盯盘,开始去做一些比特币相关的内容布道和投资,“一个人在币圈的位置,并不只是看他拥有比特币的数量,还要看他对整个行业的付出和贡献,去分享和学习”。

和唐振不同的是,刘明逐渐经历了对比特币信仰发生转变的过程,他坦承自己以前信仰比特币,并称比特币存在的魅力和它能够带来财富有一定的关系。“要说一直赚不到钱,很难谈得上是信仰。”

但到了2017年,他发现中本聪的思想框架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执行下去,从此不再信仰比特币,而只是把它当作一种投资。“虽然我不信了,但我觉得他的思想框架依然很有魅力,足够吸引很多人,所以它(比特币)的价格肯定还是会涨。”

面对比特币价格的涨跌,刘明说自己的心态也有崩的时候。更为糟糕的是,自己的一些项目投资还遭遇了朋友的信任危机,这也刷新了他对人性的认知。不过他称自己并不会退出这个圈子,在他的逻辑里,“何时退出、退不退,并没有大的区别”。

2018年9月30日凌晨,自称为“币圈首富”的李笑来在微博、微信朋友圈上发布消息称“个人将不再进行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这被币圈的人解读为李笑来退出币圈的宣言。

在唐振看来,币圈大佬的进进出出很正常,这也是比特币对于大家的吸引。“只有少数人买了比特币就放在那里不交易,或者买了之后把它弄丢了,然后想去找,又找回来了。”而这部分人在他们眼中反而是最不正常的。

“只要是牛市,他(李笑来)肯定还会回来的,每次退完后再回来,反复多次,这在币圈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我们经常说,他(李笑来)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未来。”5月份以来,由于比特币过山车式的涨跌,很多项目也跟着涨了不少,刘明将此描述成一个“刺激的市场”,“很难说是想看就能看清楚的”。

比特币究竟有什么魅力

比特币会消亡吗?

比特币的涨跌令很多人进进出出,感兴趣的新人也正入场。唐振说圈子里已经有不少00后年轻人开始玩比特币。“他们不是一个人在玩,而是一窝蜂都玩,他们会研究,也可以布道,一些优秀的00后已经开始研究区块链了。”

比特币的某种魔力不断吸引着一部分人进场的同时,也有人开始对它敬而远之。在币乎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天宇表示对币值看不懂,至今仍未入手一枚甚至零点几的比特币,他觉得炒比特币,炒的是一种认知,而这种认知在他看来并不靠谱,“你认为它值钱,它就值钱;你说它不值钱,它就不值钱。这个‘认知’稳定还是不稳定,不好说”。

此前很多人认为比特币是个“大泡沫”,进入今年5月,比特币价格首次突破7000美元。在经历了半年多的寒冬之后,比特币似乎迎来了它的暖春。那些对比特币持怀疑态度的人似乎开始意识到比特币是存在切实的“价格”的,那些认为“比特币是郁金香泡沫”的人可能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错了,重新回到币圈。

甚至有不少人声称比特币已经进入牛市,他们在推特上发起了一项活动,号召人们抛弃黄金、拥抱比特币,还有区块链专家提出“比特币将会替代黄金,成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的观点。

通证通创始人、经济学博士宋双杰分析称,目前比特币在业内更多地被认为是一种数字黄金,即类似于黄金一样的价值储藏载体。虽然比特币稳定性、普遍接受度等不及黄金,但因其具有稀缺性、便携性、可无限分割、可验证性等优势,从理论上讲,比特币替代黄金存在很大的可能性和趋势性,只是时间问题。

他进一步称,比特币背后的技术具有一定的前景,但并不一定能颠覆现有的金融体系,未来也许会变成金融体系的竞争者,或是拥有平等地位的平行者,或者会成为金融体系的补充。

对此,其他金融专家有不同的看法。中国-中东欧基金会董事长、中国工商银行原董事长姜建清表示,比特币价格波动剧烈并且非常脆弱,不适合做货币,货币需要币值稳定。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称,虽然比特币价格非常疯狂,但它无法大规模地影响经济,因此更趋向于将其视为投机性资产。

但比特币圈中也有自己的逻辑,在他们看来,比特币的产量每四年减半一次,到2020年5月将会再次减半,这在圈内被认为是投资游戏开始的一个重要节点。在唐振看来,这意味着机会越来越少。

宋双杰告诉《中国企业家》,从经济学角度看,由于比特币的供给增速持续减少,而需求不断增加,必然会导致价格发生变化。

比特币在逐渐减少,它最终会消亡吗?此前很多人撰文预测比特币会消亡,它曾连续十年“被死亡”,有人统计过它“被死亡”超过340次。

之所以“被死亡”,刘明说是因为“有人觉得这样的游戏币不值这么多钱,只是一次炒作”。但他认为比特币背后有其思想和意识形态,在可见的人类未来不会消亡。唐振则坚信技术和信仰的存在使得比特币不会消亡,“即使没有网络,比特币依然存在”。

作为一种“等价物”,比特币的前景众说纷纭,但在币圈之外,产业界正加快研究它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

蚂蚁金服副总裁、达摩院金融科技实验室主任蒋国飞告诉媒体,比特币不会消失,但也不一定会流传得很广。它只会作为一种稀缺的数字货币存在,并不会涉及大规模的技术应用。“比特币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它的发展并不能代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区块链技术拥有很强的生命力,随着产业数字化,区块链技术将会在解决多方协同、提高数据和价值可信流转效率等方面发挥作用。”(中国企业家)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推荐

90后区块链创业者惨痛教训:生于泡沫 死于欲望

资深金融分析师:区块链成资管行业未来重要的应用技术

微众银行与澳门合作区块链 为电子政务服务技术支持

散户是加密行业主力军 约占加密行业用户总数的60%

2100万枚比特币挖光了 矿工还能赚钱吗?

区块链具有即时追踪能力 在供应链中被广泛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