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数字冷战时代?中美竞逐区块链领域领先地位

牛迅网
Ripple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最近在The Hill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现在我们已经迎来了科技冷战的时代。尽管中国率先推出CBDC的行为无疑使美国在这个新兴行业大幅落后

Ripple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最近在The Hill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现在我们已经迎来了科技冷战的时代。尽管中国率先推出CBDC的行为无疑使美国在这个新兴行业大幅落后,但Larsen认为数字人民币想要真正成为全球主流货币还远远不及。

区块链

两个国家,对金融未来的两种愿景。“科技冷战时代来了,而美国并没有赢”,Ripple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最近在TheHill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他认为,中国“有一个百年一遇的机会,可以夺走美国对全球金融体系的管理权,包括其用数字人民币取代美元的最终目标。”西方开放和自由的价值观可能会在这个新的金融秩序中丧失。

其他人也发出了类似的担忧。“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一场新的行业竞赛。这是一场开发和控制将为数字经济提供动力的系统和治理的网络空间竞赛,”数字商会主席Perianne Boring写道。虽然这场竞赛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物联网等其他先进技术,但正如中国国家领导人所指出的,区块链是关键。《区块链革命》一书的作者之一Alex Tapscott透露:

“中国正处于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的边缘,而至少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已经落后了。对于这些央行数字货币(CBDC),两者的愿景相差无几。美国希望保护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而中国则希望在全球输出自己的经济模式,并在国内加强控制。”

言辞过激?

这一切是否只是炒作—为了获得一些本地优势而散布恐慌的行径?那些提出CBDC警报的人可能忽略了最近的一些趋势,比如去全球化。根据巴克莱银行8月14日的一份报告:“与新冠相关的措施的影响很可能会加速已经确立的趋势,比如去全球化”,即各国之间的经济相互依存度和一体化程度的下降。这反过来可能意味着谁主导地球储备货币的问题将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

区块链解决方案Concordium的首席执行官Lone Fonss Schroder指出,新的全球CBDC—即数字人民币—对西方价值观的威胁被夸大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施罗德说,自新冠危机以来,企业和消费者有一种倾向,就是在离家较近的地方寻找“可交付物”。与其说是一种新的主导性世界货币,不如说更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在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世界中,当地货币的兴起和扩张。

作为瑞典家居零售商宜家家居的董事会非执行董事,Schroder最近参加了一次围绕该问题董事会讨论。目前新冠大流行下的全球经济是新常态,还是只是全球化的一个暂停?她向媒体分享道:

“这是一个很大的趋势—生产和购买离家近的商品—尤其是在年轻一代中。他们不仅想在经济危机中支持本地企业,而且不想浪费全球的能源。他们不想坐在瑞典吃一块在世界另一端种植的水果。”

根据巴克莱的报告,这场大流行揭示了新的全球化风险,“特别是与中国在‘及时视的’全球供应链中的关键作用有关,因为这些供应链依赖于及时交付中间货物来进行生产。”跨国公司可能会重新思考如何在供应链中建立弹性;也就是说,“减少与中国的贸易,使生产中心多样化,以及试图将一些生产重新交给国内供应商”。

Schroder继续说,如果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在当前的美中之争之上,世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井井有条,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和平,他还在沃尔沃担任董事会非执行主席,沃尔沃是一家瑞典汽车制造商,自2010年以来一直由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拥有。

作为一个在东西方两个世界都生活过的人,“我相信伙伴关系,”Schroder表示。例如,沃尔沃在中国建厂,遵循的原则与在瑞典运营的工厂相同。她认为,人们可以互相学习,并补充道,“美国的二元对立局面”—即我们与他们—“不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

打乱全球货币秩序?

另一些人则对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大计感到惊慌不安。“中国快速发展央行数字货币,有可能打乱全球货币秩序,”《金融时报》编辑部近日指出。它代表着对美元作为全球首选货币的主导地位的直接挑战,并意在“绕过美国用来实施制裁的Swift等西方运营的跨境支付网络对手”。

8月,中国政府宣布在上海、北京、广州和香港四个城市中心试运行数字人民币,这个试验区有4亿人口,约占全国人口的29%。大约在同一时间,美国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宣布将与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合作,进行为期多年的努力,“开发和测试一种面向央行用途的假想数字货币”。与中国的试点相比,美国的努力微乎其微—可能要晚几年。

数字人民币可能不会带来差异

不过人民币数字化本身并不一定能确保其获得全球金融主导地位。“数字化并不能解决人民币缺乏自由兑换的问题。”总部位于香港的金融研究公司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Andrew Collier对《日经亚洲评论》表示,中国与美元的竞争更多的是一种长期战略。尽管如此,他认为,"货币和其他结算系统的数字化给其(中国)机构带来了优势,当货币自由化时,这种优势将非常显著"—即使不会立即推翻SWIFT银行间网络。

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的智库—价值技术基金会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son Brett表示,中国先于美国推出CBDC“绝对不会保证全球金融的优势地位”。如果是这样的话,巴哈马应该在未来几年内用它的沙币来支配我们。贸易伙伴、武器技术,这些也都很重要。"

众多科技领域中的一个

其他人则认为,中国对美国造成的任何金融损害都将是有限的。Tapscott表示,“失去全球储备资产的地位将大大削弱美国在金融市场的霸权,降低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实力,但不会使其完全瘫痪。”

创立并担任总部位于上海的中华网云CEO的美国科技企业家Steve Mushero表示,美中冷战可能正在许多方面形成,不仅是科技,还包括贸易、经济甚至人权。

不过,如果单从科技领域考虑,“中国在数字支付,以及人工智能的某些部分,如人员追踪,一些物流和游戏,以及一些消费类的东西,如TikTok,都做得非常好,但其他方面很少。”在更广泛的科技领域—包括航空航天、能源、水、气象、农业、卫星、自主船舶、企业软件、云计算、芯片市场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领域—“中国依旧乏善可陈。”

一些人担心,中国的专制政权有优势,可以将大量资金投向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但“中国的方式不一定更好,”Brett认为。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一样,可能行动较慢,“但一旦发现问题,就能够团结起来,击退极权主义政权,就像我们在二战中做的那样。”

不过,落后太多仍然存在风险,一些迹象令人不安,比如美国的专利活动较少(相比之下,仅中国人民银行就申请了80多项与数字货币相关的专利),中国政府支持的区块链计划“区块链服务网络”最近推出了一个国际官方网站。

货币的未来

然而,在加密社区中,很少有人会对Larsen呼吁“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特别是那些由美国公司开发和使用的技术,采取更加支持性的监管方式”以及引起人们对数字支付的普遍关注作出反应,而美国在这方面已经落后了。正如Tapscott说的那样:“每一个有思想的人都必须了解未来货币之争的利害关系、战线和后果。”

毕竟,“人工智能、区块链和其他关键技术,将成为世界经济运行方式的支柱。它们将创造就业机会。”Brett补充道,“所有先进国家必须优先关注新兴技术。”

总而言之,中美新竞争涉及的不仅仅是技术,还包括贸易伙伴、经济、地缘政治、武器装备和人权。但即使在科技领域,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也占据了相对较小的领域。

尽管如此,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是新兴技术,预计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所以不应该沾沾自喜。话说回来,去全球化等其他趋势可能会使第一个大规模CBDC的推出充其量只是一个小插曲,无论如何,如果没有可兑换性,没有贸易伙伴,没有政治和军事盟友,数字人民币可能依旧难以产生重大的全球影响。(来源:Cointelegraph)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推荐

90后区块链创业者惨痛教训:生于泡沫 死于欲望

资深金融分析师:区块链成资管行业未来重要的应用技术

微众银行与澳门合作区块链 为电子政务服务技术支持

散户是加密行业主力军 约占加密行业用户总数的60%

2100万枚比特币挖光了 矿工还能赚钱吗?

区块链具有即时追踪能力 在供应链中被广泛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