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挫败科技巨头:区块链社交媒体如何推翻扎克伯格?

牛迅网
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科技巨头对我们的生活以及数据隐私带来的负面影响,政府机构也同样在关注这些问题。但是,区块链社交媒体平台真的能带来变化吗?似乎在最近几年内

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科技巨头对我们的生活以及数据隐私带来的负面影响,政府机构也同样在关注这些问题。但是,区块链社交媒体平台真的能带来变化吗?似乎在最近几年内还不太可能。

区块链社交媒体如何推翻扎克伯格

科技巨头已经不仅仅是一家家规模巨大的企业了。它已经成长为一头贪婪的克苏鲁式的野兽,触角几乎缠住了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数据点。

但鉴于众议院司法部门的一份报告提出“Facebook的垄断力量根深蒂固,不太可能被新进入者或现有公司的竞争压力所侵蚀”,考虑到这些巨头对企业和个人拥有不受约束的权力,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媒体能推翻这些社交媒体强权吗?即使只是开始挑战无所不能的Facebook、苹果和谷歌,似乎也是一项艰巨的、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正如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许多革命都是从单个声音开始,然后变成震耳欲聋的大合唱。

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平台的潜力是无限的,尤其是由于我们允许这些网络发展的方式,很难找到一个比社交媒体更破碎的系统。

“社交媒体是针对我们心理的弱点而设计的,通过一种高度上瘾、分裂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体验来损害我们的健康,”区块链社交媒体平台Junto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EricYang总结道。“它的中心化导致了巨大的安全漏洞,并使少数人能够审查他人,并充当单一的道德来源。”

我们怎样到了现在的地步?

我们没能尽早意识到,如果你不为产品付费,你就是产品。我们应该早点意识到的,因为我们的父母早就警告过我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但我们在兔子洞里越陷越深,开始喜欢上了不用为网上的东西付费。从免费的新闻和社交网站到文件共享、约会和流媒体,我们只需要提供一点个人信息就能获得丰富的数字体验。

免费午餐成为常态。内容不再具有货币价值,甚至没有人考虑过自己的个人信息在肆意抛向网络空间时发生了什么。

当我们忙着分享假期照片、参加地理IQ挑战的时候,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却从我们的数据中大赚特赚。他把我们的资料卖给了剑桥分析公司等复杂的数据挖掘公司,以操纵我们的行为,影响选举结果。事实证明,我们被大科技(和大哥)控制的程度比我们之前想象的要高得多。

“最大的社交平台也是一些最大的数据挖掘者,经常侵犯我们的隐私,以便出售更有价值的广告,”基于以太坊的社交网络Sapien的CEO和联合创始人AnkitBhatia说。

而且,不仅仅是科技公司在误用和滥用我们的数据,还有无休止的黑客和漏洞将我们的敏感信息喷洒在互联网上。2019年,约有3亿Facebook用户的电话号码和姓名在网上曝光。这是一大堆漂浮在外的个人资料,正等待着被用于网络钓鱼攻击、社交工程和其他类型的在线欺诈—这只是一个例子。

看来,在内容免费的自助餐上不断加餐,毕竟是要付出代价的。

区块链社交媒体如何推翻扎克伯格

避免数据泄露

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媒体可以帮助避免这些十分常见的数据泄露。去中心化系统没有中心化服务器那样的单点故障,这有助于无限提高敏感信息的安全性。

“区块链架构提供了两样东西:去中心化和安全,”PureVPN的数字营销主管SaqibAhmedKhan解释说。“由于社交网络是中心化的,因此存在数据泄露、DDoS攻击和物理攻击的风险。去中心化的架构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没有一个服务器会去管理整个网络,这就是为什么攻击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去中心化的好处不仅仅是防止DDoS攻击。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媒体可以通过将权力还给人民来削除改变巨头无所不能的现状。

Ignite.so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媒体平台,它重视言论自由,旨在对抗审查制度。联合创始人VladislavsSemjonovs表示,社交媒体的大部分问题都是由中心化造成的。他说:“区块链技术可以使社交网络受益,它可以实现去中心化的治理,每一个行动都透明化,用户产生的个人数据用途明确。”

Junto的Yang也认为,很多问题都可以追溯到权力的过度集中。他称:“科技巨头的集中化为他们赢得了我们数据的所有权,并使算法设计、节制、隐私实践和收入模式等有很大影响的决策既不透明且被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通过技术架构本身将这一责任分配给更多的行为者,是实现我们数字体验更加平衡的一种方式。

鉴于美国国会就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可疑做法举行了反垄断听证会,已经产生了迫使Facebook进行“结构性分离”的建议—可能包括剥离WhatsApp和Instagram本身—这种从中心化实体手中夺回控制权的需求在当下尤为迫切。

由用户运营并奖励用户的去中心化平台可以为跨国公司提供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因为这些公司更愿意购买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与之竞争,而且它们坚持从其商店中的每一款应用中抽取30%的利润。

苹果最近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家身价达到2万亿美元的美国上市公司,但它是在这种对自己有利的巨大的权力不平衡倾斜下完成的。

消除线上广告欺诈

中心化的社交媒体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虚假账号、僵尸流量以及其他一系列欺诈行为,每年让广告商损失约230亿美元。

Voice代币化社交媒体平台首席执行官SalahZalatimo称,当前社交媒体平台的设置方式也在“摧毁本地新闻和独立新闻业”。

“现有的平台正在利用被夸大的受众来拿走广告费,他们不透明的算法迫使新闻机构不得不弯腰去尝试接触受众,”他解释说。

Voice并不像基于加密的Brave浏览器那样向用户支付观看在线广告的费用,但它确实提供了Voice代币用于广告和推广的透明度。根据该平台的说法,这意味着“Voice上的推广和广告更有吸引力,且操纵性更低”。

这种透明度使广告商能够获得关于其预算花在哪里的可靠指标,消除了网络上其他地方猖獗的广告欺诈行为。它还使用户能够对他们如何被定位有一定的代理权。

他补充说:“我们正在打造社交化的Voice,因为它应该是以人为本的:从始至终,每个用户都是经过验证的人(没有机器人,没有烧钱的账户)。”

透明度规则

这种透明度的概念是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媒体项目的一个共同点。在Sapien,Bhatia指出,该技术让他们消除了创作者和受众之间的中间人,实现了直接支付、订阅等功能。

“部署智能合约意味着交易规则是绝对的、透明的,不像主流的社交平台,它们囤积了大部分的价值,并不断移动门槛,以获得你应有的那份价值。”

奖励内容创作者与单纯利用他们来产生点赞和分享是截然不同的策略。

Zalatimo解释说,Voice社区“被赋予了自我管理、发起社区和策划的权力,这样优质内容就会水涨船高”。

“创作者是被奖励的,而不是被剥削的。我们是一个代币化的社交媒体平台,这意味着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内容经济,在这里,创作者因他们提供的内容和参与而受到重视。”

Junto同样有着高远的志向,要把焦点重新放在人身上,而不是利润上。

“我们希望创造一种数字文化,激发真实性、更深的人际联系和积极的心理健康,”Yang说。“我们正在一种名为Holochain的分布式技术上开发,为我们的会员提供数据的所有权和无审查的体验。”

防止审查

内容审查是一个热点问题,经常引起人们的争论。例如,YouTube上对加密相关内容的持续审查,催生了基于区块链的平台,如D.Tube,这是一个建立在STEEM区块链之上的去中心化视频平台,既不能审查视频,也不能执行准则。

Ignite建立在“即使是不受欢迎的意见也应该被听到”的前提下,Junto认为审查制度是现有平台的关键问题之一。去中心化可以打败审查制度—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完全无中介的系统容易被滥用。

例如,本月早些时候,一名被叔叔强奸的10岁巴西女孩,在网上受到宗教极端分子的跟踪和骚扰,他们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发布她的个人资料,试图阻止她堕胎。法院最终裁定,这些网络必须删除她的信息—此前她已经被迫飞了900英里到另一家诊所。

“那个巴西年轻女孩的遭遇太可怕了,Facebook和Twitter从一开始就应该更加积极主动,而不是依靠法庭来证明管制的合理性,”Sapien的JonathanGoodwin说。“这是他们缺乏内容节制标准和行动力的又一个例子。”

Yang承认,“当然,恶意内容确实存在危险”,但最终,没有办法阻止人们在他们想分享的时候分享他们想分享的内容。“对特定平台上的内容进行审查,只会将这些人推向互联网的其他口袋,并打开了一系列其他问题,”他说:

“允许来自中央集权方的任何形式的审查制度,为这种权力的腐败打开了大门,让我们依靠少数人来决定我们可以和不能看到什么。这比让人们充分自由地表达意见要危险得多,不管我们是否喜欢他们说的话。”

他认为,更好的解决方案是创造工具,让个人和社区自我管理。“在我看来,这种分布式治理的形式是实现规模化节制的唯一途径,同时尊重各行各业的差异和理念。”

Sapien的Goodwin对此表示赞同。“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将建立在自我管理的社区上,可以在恶意内容(包括doxxing)在某个社区扎根之前就将其剔除,”他说。

但是,这在实践中真的可行吗?是否所有的区块链社交媒体平台都在遵循这种模式?这些社区又究竟是如何进行自我管理的?随着区块链社交媒体的发展,这些问题仍需解答。

技术发展的火候未到

虽然区块链带来了优势,但该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离成为真正的解决方案还很远。

由于比特币巨大的哈希特率,对其发起51%的攻击可能完全不切实际,但对于较小的区块链来说,情况并非如此。以LBRY为例,这是一个内容分享平台,用户可以发布内容并获得报酬。建立在PoW区块链上,恶意行为者可以通过租用哈希算力来获得网络的控制权,每小时约100美元。

然后是可扩展性问题,这仍然是一个挑战,特别是对于那些像Sapien这样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平台。达到Facebook式的20亿人的用户群肯定不在近期甚至中期的时间范围内,因为10万DeFi用户就能让网络陷入困境。

而且,虽然我们已经远远超越了Parity黑客的时代,但智能合约的智能性依旧受到编写者水平的限制。数据灾难的可能性并没有因为区块链而完全过时,尤其是当机会主义的黑客们死命要把一个平台搞垮的时候。

即使解决了技术问题,克服目前Facebook等平台的网络效应仍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区块链安全顾问和作家ReubenJackson认为,这是社交Dapps面临的最大障碍。

“尽管有很多品牌问题,但Facebook拥有可笑的市场份额和认可度,”他说。“其他所有人,从Twitter到Instagram到Snapchat再到LinkedIn等等,与Facebook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但他们都已经在这上面做了几年了。”

中心化平台易于使用

目前,成熟的中心化平台比去中心化的替代品更快、更方便、更人性化。当用户的大部分朋友还在Instagram上的时候,用户不会为了和少数用户一起玩而接受陡峭的学习曲线来教育自己关于私钥和Metamask的内容。

而且,尽管听起来很困难,但大多数用户根本不像这些解决方案的创造者那样热衷于去中心化,也不像他们那样关心个人数据的滥用。

“社交媒体用户通常并不关心这些去中心化社交媒体项目所解决的问题,和/或往往懒得花时间和精力去切换和使用更安全和公平的东西,”区块链安全专家、VAIOT的联合创始人Micha?Szachno说。

他不相信区块链社交媒体会在短时间内推翻当前的平台。相反,他说:社交媒体领域需要一个“不可能妥协的条件”,一些能让用户兴奋并鼓励他们做出改变的东西.

值得注意的是,鉴于让我们的个人资料被抓取数据以操纵我们采取无意识的行动还没有引发整体的变化,我们需要思考这个条件者到底是什么。

那么,扎克伯格应该感到担忧吗?

Jackson表示,Dtube、Steemit和MeWe已经表现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用户增长势头,并引发了重要的对话。“但如果你要追随大佬们,那么你需要提供更多的东西,而不是简单地成为一个运行在分布式技术上的YouTube克隆品,并且还不属于谷歌,”他说。

虽然许多区块链社交媒体平台已经引入了创新的代币化经济,但依旧有很多硬仗要打。克服用户的冷漠,教育人们对自己的数据和大科技的滥用有足够的关心,这可能是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

虽然对大科技及其垄断、不透明做法的反响越来越大,但这足以将扎克伯格从宝座上被推翻吗?也许现在还不行。区块链社交媒体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抢占哪怕是一小部分的市场份额。

但世界正在快速变化,光学原理开始转变。随着大科技进入美国政府的监管雷达,以及对我们个人数据价值的认识不断提高,似乎至少有一丝希望寡头垄断能够打破,足以让去中心化平台获得有意义的收益。

大卫仅凭一把弹弓就去对付巨人歌利亚,这当然不容易,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个故事的结果。扎克伯格现在可能还不至于因为区块链社交媒体而失眠,但你可以打赌他一定在关注事情的进展。(来源:Cointelegraph)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推荐

90后区块链创业者惨痛教训:生于泡沫 死于欲望

资深金融分析师:区块链成资管行业未来重要的应用技术

微众银行与澳门合作区块链 为电子政务服务技术支持

散户是加密行业主力军 约占加密行业用户总数的60%

2100万枚比特币挖光了 矿工还能赚钱吗?

区块链具有即时追踪能力 在供应链中被广泛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