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复牌在即 前股东套现40亿离场

牛迅网
被誉为A股区块链第一股的易见股份(600093.SH)于7月5日晚间公告称,公司2020年度财报被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公司2020年

被誉为A股区块链第一股的易见股份于7月5日晚间公告称,公司2020年度财报被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公司2020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7月6日继续停牌一天,7月7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简称变更为“*ST易见”。7月6日早间,易见股份连发35条公告披露相关工作。

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复牌在即

本报记者了解到,易见股份因无法按时披露经审计的年报,自5月6日起做停牌处理。在时隔两个月的停牌期间,多个重要领导辞职,包括董事会秘书,独立董事、职工监事等。

区块链以及供应链金融是易见股份的两大标签,此前其区块链业务营收达到了2.6亿元,并且有99%的超高毛利率被市场质疑,疑似将供应链金融产生的利息收入计入到了区块链业务收入当中,才出现如此高的毛利率。

暴跌的业绩

易见股份7月6日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易见股份总营业收入出现快速下滑,为97.17亿元,同比下降36.68%,为近5年来最低。其主营业务为供应链管理,占92.44%,保理业务占6.4%,信息服务业务占据0.91%。净利润出现快速下滑,为-115.2亿元,同比下降-1401%。每股收益为-10.27元,同比下降1400%,净资产为-34.77亿元。

业绩惨淡的不仅仅是2020年,2021年一季度业绩也达到了近5年的最低点。2021年其营业总收入快速下滑至12.1亿元,同比暴跌42.51%。自2018年以来,易见股份的同比总营收持续下降。一季度净利润为-0.68亿元,同比下爹172.02%,净资产为-35.49亿元。

易见股份的前身为四川禾嘉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6月上市,2017年3月20日更名为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以来,其依托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业务发展的风生水起,利用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等技术自主研发的“可信数据池-4.0”产品,是较早的供应链管理以及供应链金融底层贸易资产系统,“数字化可信仓库”、“数耘”系统等利用区块链等技术,也是产业平台数字化的早期产品。

剧了解,禾嘉股份原本主营业务为农副产品的深加工、销售,以及机械阀门制造,云南九天工贸有限公司控股后,逐步转型为供应链管理平台和商业保理项目建设。自2017年开始,禾嘉股份更名为易见股份后,主营业务改为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易见股份成为“A股区块链第一股”,名声大噪。本报记者注意到,易见股份的控股股东为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主体。即便是在国资委背景的加持下,易见股份似乎也覆水难收。

财务分析师李先生向本报记者表示,停牌前,易见股份的市值为66.56亿元,2020年年报披露全年亏损达115.24亿,7月7日复牌市值缩水多少还难说。不过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云南九天工贸有限公司(九天控股的前身)此前以3.17亿元收购禾嘉股份23.57%的股份,成为禾嘉股份第一大股东,此次提前抽身套现近40亿离场,很难说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年报显示,公司前控股股东九天控股来函自查确认,截至2021年6月20日,通过公司的4家客户对公司及公司子公司构成资金占用42.53亿元。九天控股承诺在2023年6月30日以前,分笔偿还占用资金及对应资金占用费,并以资产抵押、个人无限连带责任保证等方式提供担保。

上证监管一部要求易见股份应督促九天控股尽快偿还占用资金,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资金足额、及时清偿。公司及九天控股应当尽快明确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归还安排、资产保障是否充足等,并自查出现资金占用的责任人、资金去向,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违规担保、资金占用、关联交易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上证公函要求披露大额亏损缘由

从业绩持续盈利,到突然暴跌,易见股份发生了什么?

据一季度报解释,营业收入本期较上年同期减少37.83%,主要是本期供应链管理业务受疫情影响,客户开工不足,交易量减少所致;利息收入本期较上年同期减少89.23%,主要是本期传统保理业务规模较上年同期减少,保理利息收入相应减少所致;营业成本本期较上年同期减少35.17%,主要是本期供应链管理业务受疫情影响,客户开工不足,交易量减少所致;管理费用本期较上年同期增加42.45%,主要是本期职工薪酬、租赁费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

研发费用本期较上年同期增加219.53%,主要是本期研发支出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财务费用本期较上年同期减少61.69%,主要是本期融资利息较上年同期减少所致;信用减值损失本期较上年同期减少119.47%,主要是部分预付款收回,相应转回信用减值损失所致。

在如此大的亏损面前,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2021年7月5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出具的《关于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上证公函[2021]0677号)中,要求易见股份追偿巨额损失、解释大额减值、资金占用、内控重大缺陷等问题。

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度大额亏损,归母净利润-115.24亿元。同时,审计报告显示公司98.83亿元应收保理款逾期、45.53亿元预付账款部分客户未履行交货义务、前控股股东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控股)自查占用公司资金余额高达42.53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35.58亿元,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上交所监管一部要求易见股份立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充分评估现有资产质量和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尽快制定并推进应对方案,对相关款项有效催收、追偿,尽可能减少对公司损失,维护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合法利益。。

年报和审计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业绩巨额亏损主要系报告期内保理业务和供应链业务等计提大额减值损失合计118.85亿元。

上交所监管一部要求易见股份应全面自查计提大额减值的原因以及对应业务是否具备真实业务实质,大额减值是否涉及其他未披露的股东实质性资金占用情况,是否涉及以前年度会计差错更正。

内控审计报告显示,公司保理业务、供应链业务和筹资业务管理中存在重大内控缺陷,主要涉及保理基础资产审核控制存在缺陷、保理款项催收不及时、部分供应链业务未经适当审议以及筹资业务基础资产不实。

上交所监管一部要求易见股份应严肃自查上述内控缺陷产生的原因、主要责任人,说明已采取的问责措施及拟采取的整改措施。

7月6日,公司下属子公司滇中保理就与兴义市上乘发电有限公司、兴仁金峰售电有限公司、贵州省黔西南州义龙新区义龙电力有限公司、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黔能机电设备工程(大连)有限公司、贵州阳光万峰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及其业务担保方贵州金州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贵州万峰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一案。

“A股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从巨额盈利到巨额亏损,短短4年时间,从被股民热捧的区块链第一股到业绩暴雷,被股民称“黑心骗子”,易见股份业务以及财务问题中究竟还有多少隐患?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推荐

90后区块链创业者惨痛教训:生于泡沫 死于欲望

资深金融分析师:区块链成资管行业未来重要的应用技术

微众银行与澳门合作区块链 为电子政务服务技术支持

散户是加密行业主力军 约占加密行业用户总数的60%

2100万枚比特币挖光了 矿工还能赚钱吗?

区块链具有即时追踪能力 在供应链中被广泛应用